蕭曉玲專欄:讓台灣中立化、使台海非軍事化,真能台灣獨立?

蕭曉玲 發自台灣

 
台灣海峽近期形勢愈趨緊張。圖片來源:中華民國海軍/Facebook

台灣海峽近期形勢愈趨緊張。圖片來源:中華民國海軍/Facebook

 

自從喜樂島聯盟推前副總統呂秀蓮角逐2020總統大選後,隨即引來不少質疑。除了民進黨和挺英派人士之外,還包含了許多傳統獨派、深綠的支持者。這其中,最關鍵也最值得探討的,就是呂秀蓮一再主張的「和平中立」模式。

「台灣又還沒獨立建國,是要如何成為中立國?」「 難道保持中立、不選邊站, 中共就不會打過來嗎?太傻了吧!」……等諸如此類的疑惑。我可以理解為何許多獨派支持者會有這些質疑的聲音,因為我本人之前也一直百思不解,究竟 「和平中立」跟「台獨建國」有何關聯?直到最近,在與幾位前輩討論、請教之後,筆者才對「和平中立」的內涵有更全面性的認識,也明白這條路背後所衍生的意義。

呂秀蓮於宣布參選的記者會時,她舉鐵達尼號當作例子,意在暗示所有人無論身分、族群、信仰,都是同舟共濟,生活在同一塊 土地上的「台灣人」;在面對記者的提問時,她也闡述了與喜樂島一貫的主張─ 公投正名之間的連結,強調在公投正名之後就要邁向和平中立;更重要的是,呂秀蓮只有提「和平中立」卻沒有說到早前強調的「中立國」,似乎顯示了其對過往主張在某種程度上的修正。 中立國有分為於戰爭時保持中立的「戰時中立國」以及將中立定為永久國策的「永久中立國」,無論屬於何者,都是必須符合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個前提。台灣 目前還不是法理上(de jure)的主權國家,頂多是事實上(de facto)的國家,換句話 說,至少就法律意義而言,台灣無法被視為一個完整的、主權獨立的國家。既 然台灣尚未成為主權國家,那想當然耳,也就不可能變成所謂的「中立國」;也因此,呂秀蓮所提出的「和平中立」政策必須以不同的角度來解讀。「和平中立」的想法是著眼於選擇中立所能帶來的好處,在不遠的將來推動台灣成為中立國的策略。而當台灣成功轉型成中立國之時,也就意味著台灣已經成功獨立建國了。

許多人往往被根深蒂固的概念所影響,覺得台獨必須按部就班:先宣布獨立、成為正常國家之後,才能行使主權國家的權利,方能成為中立國。然而,拋開既定的認知,「推行中立政策」與「台獨建國」這兩件事之間,並沒有互相衝突,自然也可以同時並進。 其實,進一步思考即可察覺,台灣若是選擇中立國這條路,那就勢必得放下中華民國國號,接著完成正名以及制憲的工程,而這跟喜樂島一貫的主張是一致的。

為何中立國就等於拋棄中華民國呢?理由是,因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仍然處於內戰狀態,即便停火休戰,卻沒有真正和解。只要這場戰爭還沒結束,台海就沒有和平可言,台灣人就很可能隨時被捲進無情的戰火之中,這難道是我們所樂見的事嗎? 台灣人成天被北京政府單方面頒布的《反分裂國家法》嚇得精神虛耗,整整一甲子以來活在一場不屬於自己的噩夢裡;卻沒意識到,真正讓中共有藉口要脅台灣人的,正是因為我們自己仍然扛著的「中華民國」這塊招牌!是我們台灣人去搶了中國前朝的名號,去跟人家爭奪華夏的道統!只要 ROC存在的一天,北京政府就有正當的理由來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在習近平政權越趨強硬的當下,只怕將來會有更多的李明哲、李孟居被逮捕入獄,我們只能眼睜睜地 看著一個個身邊的親朋好友,被消失、被音訊全無、被強摘器官,卻愛莫能助,然後無力抵抗,最後繳械投降,永世不得超生。

或有不少人擔憂:「萬一選擇中立政策之後,反而得不到美日的支持,那該如何是好?這樣阿共打過來時不就沒人會來幫台灣了?」我想這些人又再次犯了邏輯上的謬誤,錯把自己當成了中華民國,真的是杞人憂天。台灣與中國之間原本互不隸屬、互不干涉,如同走在兩條平行線上的陌路人;今天的無奈在於, 我們背負著中華民國的原罪,所以才跟中國變得剪不斷、理還亂。美國長期以來支持傳統盟友ROC政府,默許蔣介石集團統治台灣島,實行戒嚴軍管;為了反共立場,還通過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締結了軍事同盟;1979年,美國與北京政府建交之後,放棄了台北的中國政府,上述的條約自動作廢,但是在那之後美國國會火速通過了《台灣關係法》。通過《台灣關係法》的目的在於維護台灣海峽的安危,保障航運的通暢,在該法中,將中華民國政府重新定義為「台灣當局」(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台灣人追求獨立自主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在於「正名」。這看似簡單的一小步卻是足以改寫整個族群命運以及東亞地緣政治的一大步。連美國自己都不承認其傳統盟友ROC政府40年了,我們台灣人還在堅持甚麼?難道不能正名台灣,好好扮演「台灣當局」的角色嗎?

讓台灣中立化,使台海非軍事化,才能成功地維護區域和平。至於中國人的民主改革大業,或者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春秋大夢,就留給冥頑不靈的流亡中國人和一廂情願的美國人去煩惱!畢竟讓早該作古的亡者陰魂不散、繼續借屍還魂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國人, 台灣人已經不想再當美中博弈場上的棋子了!

(蕭曉玲,台灣北社理事、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