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憲宏專欄:民進黨已錯失了國安走私案的危機處理時空

楊憲宏 發自台灣

 
總統蔡英文上月22日發表「自由民主永續之旅」返國談話。圖片來源: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Flickr

總統蔡英文上月22日發表「自由民主永續之旅」返國談話。圖片來源: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Flickr

 

國安走私案到底會不會影響2020的大選,最重要的問題是,黃國昌立委在7月8日向調查局揭發弊案後,如果民進黨政府以從善如流的態度表示感謝時代力量的防腐監察,並宣布嚴辦。今天這個壞事就變好事。可是民進黨選擇與時力對幹,惱羞成怒,開始搞抹黑挖牆腳的負面螺旋向下的沉淪戲碼,而「超買說更成了社會笑柄,對2020的大選當然是不利。柯萊爾選在此時宣佈組黨就是看準民進黨再度成了「最討厭黨」的時機來坐收漁利。

現在這個案情一直在擴大,民進黨的損害控管顯然不起作用。反而延燒出一個問題,蔡英文總統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這個國安弊案?正常程序是當黃國昌立委立委向新北市調查處報案之後,一天之內,調查局與法務部都應已知情,而這麼重大的案件,情治單位應會在第一時間就向總統報告,特別是本案涉及在總統府及官阺出入的國安特勤人員,更應向總統報告。蔡英文總統是7月11日才出國,所以沒有任何不方便的問題。

事實上,總統是國家最高統帥,有全知的知情權,這是為何國安每天要有日報,每天都要向總統報告與國家安全相關的事件情資。台灣的制度仿傚美國,有美國總統一樣的每日簡報,英文是PDB,President’s Daily Brief。這樣的報告有各方面的來源,有所謂諜報所得英文是HUMINT,有來自監聽科學辨識的MASINT,也有來自公開資訊的OSINT,可以說包天包地,由情治單位依經驗反應。台灣的系統應也是如此。這些報告是只有總統可以看,也就是for President’s eyes only。總統根據所得資訊調整政策方向。

這回案件發生時間很接近選舉,情治首長豈有不馬上報告總統的道理。依國安每日報告的操典的,也是要在第一時間讓總統知情。只是事涉總統府及官阺,總統不能有干涉案情的指示。現在整個案情的發展則有愈查愈向上的傾向。除了總統之外,其他府內官員到底何時知情?而知情之後有無進行損害控管?這都是應清楚的事件。

有個疑問是,在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以來,已有多次出國,而每一次都有國安走私香菸的弊情,過去的情況,這些運走私品的特勤貨軍,都是跟著蔡總統的座車,一路從桃園直奔總統府或官阺,可是這回辦案,卻沒有讓這些尾隨的走私車到達目的地,而是在出機場之前就攔截。為什麼?理論上調查局辦案,應該讓犯罪過程完整呈現,雖然說,到了總統府或官阺才出手,會讓蔡總統比較難堪,可是辦案講究完整証據,為何不讓犯罪者的人時地全程掌握?這樣的辦案有沒有配合損害控管之嫌?最近,這樣的疑問,在許多人私下談論的時候都在質疑,這也影響了大眾是否相信檢調辦案的公正性。

現在執政黨再多的嚴辦到底的宣示其實沒有意義,主要是辦案的過程如有大家懷疑的協助損害控管,那雷聲再大的辦案,一樣是雨點很小的起訴。人民的失望將重挫民進黨的選情。立法院在開議之後,應要求辦案的單位與情治首長來做專案報告,問清楚,在7月22日出手之前,有多少人知情,是否有依國安每日報告的規定,第一時間讓總統知情?有的話是怎麼報告的?沒有向總統報告的話,那是依什麼法律?而又是考量了什麼理由。其實沒有報告是十分嚴重的失職,不知是否相關情治首應一併自請處分?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