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香港的背景和台灣完全不同!

黃育旗 發自美國

 
香港民眾衝入並占領立法會議場。攝: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香港民眾衝入並占領立法會議場。攝: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香港於1842年,中國清朝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永久」割讓香港島;後再簽訂《北京條約》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分別割讓九龍和租借新界,此等由英國統治的殖民地構成現今香港的邊界。

二戰期間,香港曾被大日本帝國佔領約三年零八個月。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僅有國防、外交事務由中國中央政府直接管轄。

今日香港的遭遇,有一段許多人不知道的歷史,香港在1997回歸中國以前的前10年,亦即1986年,英國為了香港1997回歸中國前,作了一些前置作業,當時有鐵娘子外號的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曾經透過英國駐香港末代總都彭定康,邀及香港有代表性,和具有影響力的香港人士,表達英國對香港在1997回歸以前,願意透過立法程序,讓香港成為自治區,或是透過公投,讓香港人有機會表達,讓香港成為像新加坡的城市國家(City Country),可惜,當時被邀集的香港具有代表性,以及具有影響力的香港人士,滿腦子都只有意識到未來的中國將崛起,以身為中國人為傲為榮的迷失,這是多半中國人一廂情願的迷失,才導致今天的香港,面臨幾乎不可收拾的局面,有智和無智,一線之隔,也證明有錢難買先知道,後悔沒有特效藥!

現狀台灣若宣佈獨立,就是踩到美國的紅線。

美國俄亥俄州(Ohio)選出的眾議員夏波(Steve Chabot),也是提案促使美國通過制定《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准與美台高層人員互訪,夏波曾經公開說台灣是一個事實獨立國家,台灣也終將獨立,身為台灣連線小組的發起人以及前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夏波說,美國應該公開承諾並保證台灣的未來應該在包含台灣人民同意的方式下以和平手段解決,台灣未來應由其人民決定,而非習近平的中國共產黨黨羽,這是美國政府積極挑戰一中原則並思考對一中政策支持的時候了。

所以,台灣不是不能獨立,而且台灣遲早一定會獨立,但不是現在,因為、美國一直講得很清楚,現在的台灣,還沒有自我防衛的能力,其實美國是在保護台灣免於落入中國手裡,所依據的法律基楚是1979年制定屬於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 Act.),稍微有點國際常識的人,若是回顧以下歷年來所發生的台海危機,應該都不難想像,也不會感到訝異,更不難理解。

回顧1996年台灣第一次可以民選總統,中國就揚言要打飛彈,當時的民心惶惶,曾有9個國家的駐台代表處,擬準備撤僑,可見當時的氣氛是多麼的緊張,美國就派了尼米茲號和獨立號兩艘航空母艦鎮守台灣海峽,保護台灣,可見美國自1979年和「中華民國ROC」宣佈斷交後,所制定屬於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適時的發揮了效果。

又,李登輝在1999年即將卸任前,以投石問路的技巧拋出兩國論後,招致美國的不滿,李登輝不得不於事後指派專人專程到美國去作解釋,說明其只是在形容台灣與中國是特殊國與國,非正式的兩國論,才平息了這個紛爭。

接著2000年陳水扁選上了「中華民國ROC」總統後,為了提高台灣能見度,試圖喊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也導致美國非常不悅,指責阿扁是麻煩的製造者(Trouble maker),包括阿扁數次到中南美洲有邦交的國家訪問,過境美國都被美方技術性干擾,常有阿扁的專機下一站要過境哪裡,都無法事先讓國人知道的窘境。

2005年2月,馬英九估計他繼阿扁之後,他一定會選上「中華民國ROC」總統,馬的心腹金溥聰試圖丟出馬若順利當選總統,就會和中國簽訂和平條約,導致美國派了前總統克林頓專程來台阻止,並說如果台灣和中國簽訂和平條約,將是台灣的大限,之後馬英九才改口說:台灣不獨,中國不武,不統,不獨,不武的口號,就是這樣來的。

到了2012蔡英文第一次參選總統前的美國例行性聽訓之旅,因為講了一句:她若當選的政策是推動「台灣共識」,結果落選,2016蔡再度參選總統前的美國之旅,她向美方承諾若是當選「中華民國ROC」總統的政策,就是推動台灣共識,所以、沒有順利當選。

蔡英文於2014年再度參選前,依例前往美國聽訓之旅時,向美方承諾她若當選「中華民國ROC」總統,一定堅持維持現狀,果然順利當選,頗有耐人尋味,這些過程,都值得有識之士好好的研究。

美國人做事手法的細膩度,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和理解的,卜睿哲以一個卸任的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身份訪台,並接受台灣媒體的訪問,強調外部勢力介入民主選舉,不能被接受。

美國這一個高度技巧的安排,事前就預料中國可能會利用這個所謂的「外部勢力介入民主選舉」,外部勢力當然是暗指中國,介入民主選舉,又沒強調是介入台灣選舉,中國若是藉機跳腳表達抗議,美國會說卜睿哲的言論不代表美國政府的立場。

可是卜睿哲是前美國在台協會的理事長,若沒有美國政府正式的授權,他憑什麼可以敢這樣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個中學問,亦即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別以為中國北京看不懂,它只是不願意對號入座,只能啞巴吃黃蓮,不想顯現缺乏風度,讓國際間看笑話。

果不其然,繼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於今年6月7日警告外部勢力介入選舉,不能被接受。未明指是哪一個國家的勢力,更未明講干擾在台灣的大選,先打了一劑預防針,兩個星期後,再由具有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部助理部長身份的薛瑞福,公開明指中國將干擾台灣大選,並強調美將提供協助,美國前後的操作手法之細膩,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和理解的。

如前所述,美國指派卜睿哲致信給喜樂島發起人郭倍宏,表示「獨立公投」涉及美國的國家利益,一來、倘遇有極多數台灣獨派團體反彈時,美國會以卜睿哲的言論不代表美國官方,因為卜睿哲只是一般平民身份,就會以四兩撥千巾,讓獨派啞口無言,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沒有美國政府的授權,卜睿哲憑什麼敢越權這麼做?明眼人都知道卜睿哲其實就是代表美國政府的立場,無庸置疑,美國這樣的做法,就是刀切豆腐兩面光,而台灣人就只能像懶葩被椅子挾到,有痛也講不出口。

因此,回顧自1996年第一次「中華民國ROC」民選總統後,唯一真正誠實面對美台關係的拿捏分吋,只有李登輝前總統,從來都不強調台灣獨立,他深知並瞭解現狀的台灣,還沒能力自衛,他也瞭解台灣不是不能獨立,只是時機尚未成熟,也不是美國不讓台灣獨立,其實是時機尚未成熟,還須要依靠美國的保護。李登輝還曾經公開說:台灣是美國軍事政權的一塊土地,不可能加入聯合國!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