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騙子中國」隨時倒店,哪能武力犯台?

曾淼泓 發自台灣

 
筆者認為中國共產黨政權離倒台不遠。圖片來源:CGTN

筆者認為中國共產黨政權離倒台不遠。圖片來源:CGTN

 

我有個鄰居天天拿著槍械對準我,天天叫囂要血洗我家園、搶我房、留房不留人,我該怎麼對他?聽家裡面,他派來的說客、細作之言,屈辱的跪下來求他饒命?我鄰居是被世界村人人喊打的「騙子中國」,我繼續怕它,不還手嗎?

美國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近日在訪問中談及中美關係。他認為美國的真正敵人是中國;班農在《烈焰與怒火:特朗普白宮內幕》一書中說到:「中國是新冷戰的第一道前線,中國代表所有的事,沒有其他的國際事比這更重要。我們搞不懂中國,我們搞不懂任何事;但是,整件事非常簡單,中國就如1929年至1930年的納粹德國,中國人就像德國人,是全球最理性的人。」儘管川普的表態以及白宮的國家安全戰略並不意味著中美之間進入對抗時代,但卻透露出了一種信號:川普對中國已經開始動手了,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之內,川普極有可能會積極採取措施來應對中美貿易問題。

班農去年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表示,川普從競選一開始就將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這一點從未改變。而就在班農接受採訪的前一天,白宮正式出臺了川普上臺以來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在這一份國家安全戰略中,美國首次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雖然不久前的11月,川普剛剛結束對中國的訪問,在中國,他受到了超規格的禮遇, 並且數次表現他與習近平的私人關係,面子、裏子已全就位,一切都延續著川普競選時的觀點。

一場全球範圍的「反中共」情緒正在醞釀,內容如下:

  1. 在澳大利亞,中共投資利用代理人來影響澳大利亞的政治運作,導致了一名議員於上週辭職,並促使政府出台一系列法律來遏制國外勢力對本國政治的影響。

  2. 斯里蘭卡為擺脫對中共企業80億美元的債務陷阱,不得不將戰略性港口漢班托塔以99年的租期移交給中共,被批評人士認為,此將威脅斯里蘭卡國家主權,也被印度專家們稱是中共的「債務陷阱外交」。

  3. 巴基斯坦,當地媒體《快報》報導,北京方面明確表示要在當地的大壩建成時,獲得它的所有權之後,巴政府取消了這個14億美元的工程。尼泊爾也因為類似的原因取消了一項由中共投資建設的水電項目。

  4. 歐洲正關注中共的傾銷,歐盟發布首份《市場扭曲報告》,指中國大陸商品的價格不是來自於自由市場,中共政權對資本、土地等資源分配有決定性的影響力,而且以「非常強的干預手段」影響著各種生產要素的價格。因此,歐盟宣布新法規,以保護國內市場不受其它國家低價傾銷的傷害。

  5. 紐西蘭擔憂中共的「政治干預」,海外投資監管機構發聲明,以中國海航集團的所有權結構不明為由,駁回了該集團收購澳新銀行旗下汽車金融公司UDC Finance的交易。紐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近日收到了一份簡報,內容顯示他們對北京加大的"政治干預" 擔憂,並呼籲政府應更加公開地回應現所面臨的中國壓境的國家安全威脅。

中共軍隊腐敗嚴重,不堪一擊,以下中國軍隊的實際情形,請參考:

  1. 上個世紀90年代,江澤民任軍委主席,因其在軍隊沒有根基,便以經濟手段收買軍中關係,致使軍隊嚴重腐敗。雖然後來軍隊停止經商,但是已經腐敗不堪。

  2. 政論家陳破空表示,中共軍隊從當兵、提幹、到轉業、到邊防軍隊走私軍火、走私產品,還有守礦山、守金礦的,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種腐敗完全說不完。也就是說,現在已經比清朝、比八旗子弟、比世界上的任何軍隊都腐敗。

  3. 一位退休的中國軍工專家評價道:中共的空中力量和海洋力量都是五六十年前的技術:中共的海上力量跟美國比簡直就是笑話,比起日本自衛隊來也不行。只能從數量上比,性能相去甚遠。

  4. 中共軍隊不僅武器裝備落後,而且人心渙散,大部分部隊都不堪一擊;中共退役少將羅援亦承認:「如果腐敗不被切除,我們將在走上戰場之前,就被打敗。」

  5. 日本海軍揚言,一旦發生戰事,4個小時內可以「清空」中共東海艦隊,這不能只看作是一句笑話。

  6. 在戰國時代(公元前262年)的「騙子中國」,秦國和趙國為了爭奪上黨郡,在長平這個地方,發生了大戰,大戰過後,秦將白起在一夜之間坑殺了四十萬的趙國降軍;台灣人會像趙國的軍人一樣,乖乖等死嗎?

台灣對中國的鬥爭必須與世界同步,別讓台灣的官方及非官方媒體牽著走,他們或許為著保有自己的既得利益,或因生存而不得不被收買,向現實低頭,協助幫兇、騙您;而現況的世界情勢,「騙子中國」本身貪官汙吏、內憂外患、眾叛親離,隨時都可能倒店,官宦權貴大家都準備要跳船走人,哪有能力武力犯台?中國共產黨騙不動台灣人,現在最後招數,只剩全權加碼,委託台灣島上的第五縱隊用力作怪、施法中,您會被這些「中國騙子」撒下的天羅地網給網住,被騙走?全賴您智慧的判斷了。

(曾淼泓,一位居住在台灣的電機博士、兼任助理教授、臺灣獨立黨主席、中華民國陸軍備役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