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維族、陷害家族、高科技監控 美參院特別會議揭中共惡行!

國際中心 發自美國

 
米娜(Mihrigul Tursun)透露自己的小孩在新疆因缺乏治療而去世。攝:國際中心/眾報

米娜(Mihrigul Tursun)透露自己的小孩在新疆因缺乏治療而去世。攝:國際中心/眾報

 

在中共統治下的生活,你能想像嗎?由多個非政府團體(NGO)組織的促進中國宗教自由聯盟(The China Coalition)美東時間15日上午,在美國聯邦參議院內召開特別會議,包括遭宗教迫害、種族迫害、司法迫害的中國民眾到此作證,揭露中共鮮為人知的暴行。

曾在美國國會作證、接受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會見的維族人米娜(Mihrigul Tursun),15日再度前往參議院作證。30歲的她透露,她無緣無故遭到中共居留,她的嬰兒穆罕穆德(Mohamed)隨後在新疆的一家醫院,因缺乏適當的治療而去世,而她則進了「再教育營」,慘遭毆打、挨餓、電擊和脫衣搜查,讓她的人格受到嚴重侮辱。

馬永田曾經在美國二度攔下習近平的座車。攝:國際中心/眾報

馬永田曾經在美國二度攔下習近平的座車。攝:國際中心/眾報

 

來自中國吉林的馬永田,最為人熟知的,是她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次訪美期間,都攔下他的車隊表達抗議。但她攔截車隊的背後,其實有段悲慘故事。馬永田作證時透露,她從1989年的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創辦企業,直到2001年,她的工廠遭到中共政府強拆,且未獲得任何賠償。她回憶,強拆當時,是她母親和一歲多的孩子在場,中國政府、法院以及開發商將他們連拖帶打拖到大街上。她說,母親當時氣到腦出血,孩子則高燒一晚,隔天遭醫院診斷染病。

馬永田說,實際上她的工廠並未被列在拆遷範圍之內,她透露,這間拆遷公司的老闆,就是中國第一個部級貪官,逃到國外的高炎。她說,在強拆後隔年(2002年),她透過法律訴訟程序取得勝訴,但在中國國內上訪12年,不但事情沒獲得解決,還被關進吉林省的「黑監獄」中。她形容這個「黑監獄」由水泥地砌成,沒有鋪蓋、沒有窗戶,冬天也沒有暖氣。「如果在裡面我們有任何一點他們看不順眼的地方,他們會把你抓進去,背著訪民毒打」。

馬說,她們家裡的手機、電話通通遭到中共當局監控,「在沒有任何根據的情況下,當時2010年我們的市長叫崔傑,下令居留我2年」。而她罪名為何?馬永田說,是她不回答公安機關的問話。最後,她在被逼迫下於2013年逃到美國。

馬永田到了美國後,開始向中國領事館及大使館遞交她的材料及信件,以正常渠道反映她的問題。然而,揭吃了閉門羹。導致她被逼無奈,在2015年9月25日在國務院門外攔截習近平的車隊,隨後,習近平派出他的隨身護衛來接她的信件,然而,她的問題還是沒有獲得解決,家人反遭中共控制起來。當地公安局開始調查她的兄弟、姊妹,以及所有家庭成員。

隨後,馬取得了美國綠卡,也幫她的丈夫及兒子申請到了前往美國的簽證,在辦理的過程中,中國方面派人偷了她給美國移民局的信件,在中國更變本加厲的秘密跟蹤她的丈夫及兒子。然而,就在他們取得美國簽證後,長春市的出入境管理局卻不允許他們出境,原因是拿他們做為人質,因為她在美國攔截了習近平的車隊。她踢爆,一次她的丈夫帶兒子到雲南去旅遊,長春市的公安秘密跟蹤,「坐飛機到雲南後,他們開始冒充導遊接機,然後安排他們每個景點去旅遊」。

然而,他們最後一站被安排的了雲南與緬甸的邊境,當時馬永田告知其丈夫,絕對不可前往,避免屆時被安上「偷渡」的罪名,然而公安部門在獲知他們將不會前往邊境的消息後,隨即以「疑似偷渡」疑似在飯店將其逮捕,並押回長春市。種種對其家人的迫害,讓她在2017年習近平訪美期間,至佛羅里達州再次攔截習的車隊抗議。隨後,長春市公安局逼著她的丈夫及兒子簽下「取保候審」,也就是將其視為犯罪嫌疑人,並在他們家住家安裝監視器,全程無死角監控。

馬永田一邊擦拭眼淚,一邊說「我愧對我的孩子」,她回憶,一次兒子對她說,「媽媽我真的要瘋了」,馬形容,他的兒子天天無法出門,只能在幾坪米的範圍內的家裡活動。「媽媽,這種狀況究竟什麼時候能結束?我脫離了社會,我的前途在哪裡?」

全能神教會的鄒德美遭中共緝捕。攝:國際中心/眾報

全能神教會的鄒德美遭中共緝捕。攝:國際中心/眾報

 

此外,全能神教會的鄒德美也闡述了她遭迫害的經歷。她說,中共透過高科技手段,跟蹤、監控、迫害並抓捕基督徒。她透露,她被中共追捕通緝14年,「在逃亡期間,我去過很多省市,看到各地的攝像機是愈裝愈多,無論走到哪裡,都好像有雙眼睛在盯著你」。

她回憶,在2005年2009年,中共在全國發起鎮壓全能神教會的行動,當時他們逮捕了鄒年邁父母,而她的母親在被拘留和折磨五天後死亡。她說,當時她在江西負責教會工作,8月一天的凌晨,很多警察包圍了她的住所,當天她不在家,中共將與她同住的三個姊妹抓捕,並酷刑折磨,她後來才知道,手機早已被監控,那天她出門沒帶上手機,才逃過一劫。

2012年,她逃到四川負責該地的教會工作,那時中共的天網工程正在各地興建,很多街道甚至鄉下都安裝了高級監視器,更多的教會成員遭到抓捕。最後,她萬不得以,冒著生命危險,以假身分逃到了美國。2018年6月,中共警察用衛星定位找到她父母藏身的地方,逮捕了鄒年邁的父母,而她的母親在被拘留和折磨五天後死亡。她提醒,中共正運用高科技,要把中國變成「巨型監獄」,造成人心惶惶、風聲鶴唳。她也呼籲各科技大廠與公司,勿成為中共監控迫害人民的幫兇。